搜索
案例詳情

珍惜所托  使命必達

金絲猴“大圣歸來”商標權糾紛逆轉勝訴 | 陜西省首例商標惡意搶注案

瀏覽量
4月26日,第20個世界知識產權日,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集中宣判了3起知識產權糾紛案,由我所陳全、時海霞、賈永曼律師代理的陜西中煙工業公司“大圣歸來”商標權糾紛案也于當日公開宣判,中煙工業公司勝訴。
“大圣歸來”商標權糾紛案為省高院首次認定商標惡意搶注,對倡導誠信經營、誠信訴訟,具有很強的示范、引領作用,此案的勝訴充分顯示了我所律師高度的專業素養及維護市場公平公正、誠實信用、維護法律尊嚴的決心。
 
“金絲猴”與“大圣歸來”
 
“金絲猴”香煙是陜西中煙工業公司寶雞卷煙廠的主打品牌,從上世界60年代開始風靡,一投入市場就迅速成為了陜西煙草市場的主流品牌,伴隨了幾代人的成長,是陜西一代煙民的記憶,金絲猴品牌也先后榮獲全國煙草行業優質產品、省優質產品、地方名牌產品、陜西省著名商標等大大小小多項榮譽。
 
 
隨著時間的推移與市場的不斷發展,因品牌整合,金絲猴香煙于2009年經國家煙草局批準停產,2017年9月,國家煙草專賣局批準恢復金絲猴香煙的生產、上市銷售。金絲猴的再次獲準生產迅速勾起了人們的絲絲情愫,為金絲猴重返市場而不懈努力的中煙工業公司為了表達重新歸來的含義,在煙支上使用了“大圣歸來”標識。
2017年11月8日,金絲猴香煙完成生產并開始銷售,并立即進行了多場上市宣傳,“大圣歸來,相見如初”的情懷以及煙支嘴棒上豎排的”大圣歸來“標識”迅速在陜西地區產生了較大的品牌影響。
 
被惡意搶注的“大圣歸來”
 
甄寶家居公司成立于2017年3月8日,其經營范圍為沙發、軟床、實木床架、床墊的加工及銷售, 2018年10月28日,甄寶公司經國家知識產權局核準,在第34類商品上注冊了第27593767號“大圣歸來”商標,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里包含煙草、香煙、卷煙、香煙盒等。
眾所周知,我國煙草的生產銷售實行專賣專營,是高度壟斷的計劃經濟行業,開辦煙草制品生產企業必須經過國務院煙草專賣行政主管部門批準,甄寶公司的營業范圍并不包括香煙的生產與銷售,但是卻在金絲猴11月8日重新進入市場并且在煙嘴棒上使用“大圣歸來”且進行了大規模上市宣傳活動后,在短短十幾天時間里便注冊了“大圣歸來”的商標。這其中,是否別有用心?
信息顯示,甄寶公司從2017年9月11至2018年5月19日申請注冊了多個商標,“北客站”“我們不一樣”“王者歸來”“席夢思”“大圣歸來”等多個公共名稱、歌名、國外知名電影名稱、游戲名稱,甄寶公司申請“大圣歸來”商標難言正當。
 
逆轉勝訴
 
由于我國商標注冊采用申請在先原則,一旦和其他企業發生商標權的糾紛,申請日在先的企業將受法律保護。甄寶公司正是因為此,才對在煙嘴棒上使用“大圣歸來”標識的中煙工業提起了訴訟,索賠200萬元,一審法院依據商標申請在先原則判決中煙工業公司停止侵權,并賠償甄寶公司5萬元。
對這樣的裁判結果,中煙工業公司顯然不能接受。上訴到省高院后,代理律師收集了大量的證據,包括了中煙工業公司、寶雞卷煙廠的歷史沿革、品牌發展歷史以及獲得的多項榮譽,并與中煙工業公司進行了大量的溝通,協調各部門搜集證據,形成了重新上市后的生產過程、銷售渠道、宣傳推廣等一些列完整的證據鏈,充分證明“大圣歸來”使用在先。
在二審的庭審中,圍繞”中煙工業公司是否侵害了甄寶公司“大圣歸來”商標專用權及民事責任該如何承擔的爭議焦點,我所律師積極應辯,法庭上雙方唇槍舌劍、你來我往,辯論激烈,陳全律師充分展現了其專業的理論功底、法庭應變能力以及對我國煙草行業的熟知。
金絲猴香煙并未在整條卷煙與煙盒外包裝使用“大圣歸來”,只是在煙支上使用,在消費者購買選擇中,并不存在引導消費者的作用,這種使用不是商標使用,達不到區分商品來源的作用,且與甄寶公司的”大圣歸來“商標在字體、顏色、排版上存在了較大差異。
甄寶公司注冊該商標卻不以實際使用為目的,有明顯的“惡意搶注、囤積商標、謀取不當利益之嫌,我國煙草行業是高度壟斷的計劃經濟行業,除零售商戶外,全部系國有企業、民營企業根本不可能從事煙草產品的生產、批發業務,更不存在私人在煙草上使用該商標的問題,根本不可能給甄寶公司造成任何實際損失。
省法院判決認可并支持了我方律師的上述觀點。
 
裁判規則及理由
 
關于中煙公司是否侵害了甄寶公司“大圣歸來”商標專用權問題
甄寶公司主張中煙公司在煙支上使用“大圣歸來”標識,侵害了其注冊商標專用權。中煙公司認為其在煙支上使用“大圣歸來”標識,既有美觀作用,也有歷史緣由,未作為商標使用,并且中煙公司使用“大圣歸來”標識在先,甄寶公司惡意搶注在后,對于雙方主張,法院認為:
(一)中煙公司在煙支上使用“大圣歸來”的行為不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
商標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本法所稱商標的使用,是指將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于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這里強調的是商標在商品或服務上的實際使用以及所產生的識別功能。這就是說使用人有使用商標的主觀意圖。
而中煙工業的金絲猴香煙在煙支上將“大圣歸來”作為宣傳內容,并沒有作為商標使用的主觀意圖。同時,消費者在購買香煙的過程中,顯然看不到置于盒內煙支上“大圣歸來”的標識,客觀上達不到指示商品來源的目的。
 
 
(二)甄寶公司搶注“大圣歸來”商標,利用司法資源以商標權謀取不當利益
商標法第七條規定:“申請和使用商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無論從甄寶公司與中煙公司雙方成立的時間及業務范圍還是從使用“大圣歸來”的先后順序來看,中煙公司使用“大圣歸來”標識早于甄寶公司的申請注冊時間。
從甄寶公司申請注冊商標的情況來看,該公司申請了15多個具有公共名稱、歌曲名稱、國際知名品牌名稱的商標。這些都與其經營范圍無關,也在申請注冊前就具有了一定影響。
從商標緣由與最終目的來看,甄寶公司在中煙公司宣傳金絲猴(大圣歸來)上市僅是十余天的時間里就注冊了“大圣歸來”商標,時間節點如此巧合,卻未能有合理解釋。
“大圣歸來”商標獲準注冊后,甄寶公司在香煙生產上與中煙公司并不存在競爭,中煙公司生產銷售香煙也并未給甄寶公司帶來實際損失,在此情況下,甄寶公司提起了200萬的訴訟賠償,此舉是正當維權還是通過訴訟達到高額賠償則不無疑問。
綜上,中煙公司先于甄寶公司使用“大圣歸來”標識,也未將“大圣歸來”標識作為商標使用,消費者在購買香煙時并不會與甄寶公司“大圣歸來”商標產生混淆,不會認為兩者之間存在某種聯系而產生誤認,未侵害甄寶公司涉案“大圣歸來”商標專用權,甄寶公司搶注了“大圣歸來”商標,中煙公司上訴理由成立,予以支持。
 
社會影響
 
國家尊重并保護知識產權,最高院印發《關于全面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意見》,要求各級人民法院充分認識到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重大意義,準確把握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服務大局的出發點和目標定位,為創新型國家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
我們應當看到,誠實信用原則作為民法基本原則在整個法律體系中應當發揮基礎性和全局性作用。公平公正的司法環境將提升我們的營商環境,對于知識產權領域的誠實信用保護,也將真正意義上讓知產驅動創新。
本案代理律師,永嘉信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陳全律師對此也深有感觸,執業以來,他代理過陜西省多個首例:陜西省行政訴訟法修改后首例省級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案、陜西省首例老字號—“老孫家”商標侵權案、陜西省首例國企與哈薩克斯坦國獨立保函止付案、也首創了全國文博系統法律風險防控體系建設,等等。在他看來,每一個首例、每一個典型案件的背后,都有法律人特別是律師的辛苦付出,專業化是每一個律師的立根之本,做行業化律師是律師事業未來的發展方向,律師是正義和力量的化身,維護公平正義是律師的神圣使命。推動誠信經營、誠信訴訟,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建立公平有序的市場秩序,是每一個公民的應盡職責,也是律師正在不斷努力的方向。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